发布日期:2023-06-27 16:28:45

公共场所扮演疯子公共场所中不可或缺的角色:狂人的重要性

本文目录

  1. 钓鱼佬的网名?
  2. 狂人日记揭示了什么?
  3. 疯子的古代叫法?
  4. 鲁迅写的《狂人日记》中的狂人的形象如何理解?
  5. 鲁迅狂人日记里面,狂人是为什么变疯的?他最终结局是什么?

钓鱼佬的网名?

鱼儿情缘

钓鱼狂人

钓鱼达人

钓鱼天才

钓鱼高手

钓鱼之王

钓鱼大师

钓鱼专家

钓鱼痴人

钓鱼迷

钓鱼爱好者

钓鱼狂热者

钓鱼患者

钓鱼疯子

钓鱼狂魔

钓鱼狂人

钓鱼狂客

钓鱼狂士

钓鱼狂侠

钓鱼狂客

狂人日记揭示了什么?

《狂人日记》整篇作品几乎都是狂人内心世界的表白。狂人认为周围的人都在吃人,自己也要吃人或被人吃。狂人被关起来,拒绝家人送来的饭菜,拒绝被,一直劝说周围人不要再吃人。直到最后狂人发现,也许自己就曾在无意中吃过自己的。绝望中的狂人发出“没有吃过人的,或者还有?救救……”的呼喊。

在小说的开头“狂人日记序”中写道:“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矣。”狂人病体痊愈暗示的是其他人在精神上的不正常。在众人眼中,狂人是一个患有狂恐惧症的病人,在狂人眼中,其他人才是吃人的人。这样的不同角度和立场,深刻的揭示了病态社会的悲哀。

《狂人日记》的主题,据鲁迅说,是“意在露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弊害”何在?乃在“吃人”。鲁迅以其长期对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的深刻观察,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呐喊:封建主义吃人。作者通过狂人的内心表白这样一种角度,揭露了中国封建社会“吃人”的社会病态,并且在文章末发出了对社会的深切忧虑和期盼。

《狂人日记》这篇作品具有强烈的现实批判性,直指中国封建主义文化的核心,同时对现实社会中的黑暗又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作者通过对狂人形象的描写,尖锐地揭示了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吃人”本质,表现了作者对以家族制度和封建礼教为主体内涵的中国封建文化的反抗;也表现了作者深刻的忏悔意识。作者以彻底的“主义”的立场对中国的文化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同时对中国的甚至是人类的前途表达了深广的忧愤。

疯子的古代叫法?

癫、疯、痴。神经病是西方的称谓,应该是清末民初开始叫的吧。早在殷代(公元前14世纪到公元前11世纪)甲骨文中就有心疾、首疾、疑疾等疾病的记载,标明当时对精神疾病已有认识。

春秋战国 (公元前770年-公元前221年),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中医学专著《内经》中就有论述精神疾病的专门篇章《灵枢·癫狂》。

鲁迅写的《狂人日记》中的狂人的形象如何理解?

1918年5月15日,对于那时的中国文坛而言是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这一天,鲁迅的《狂人日记》在号称先进青年思想阵地的《新青年》杂志4号卷上正式发表了。

而这看似篇看似癫狂的小说也如一阵羊角旋风自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拔地而起,高举着不可一世的力量,深深摇撼着藏在地下黑暗之处腐朽的根,撞击出肃穆宽广的回响,让那种新的渴望,至今仍飘荡在社会的穹顶。

《狂人日记》通过一名患有“被迫害妄想症”的精神病患者“狂人”的视角来重新审视这个在当时司空见惯的社会日常。在那些看似传统而平和的生活中,“狂人”看到的却只是一个又一个交织叠套的“吃人”阴谋,打开书本,竟满目全是“吃人”二字。这“吃人”的历史让他恐惧不已,而更“疯”更“狂”。

单就情节而言,本文剧情并非跌宕起伏,反而略显简单,粗糙,甚至可以仅仅看作一位患有“受迫害妄想症”的精神病患者逻辑混乱的臆想。然而,为何偏偏是这样的作品能够对于中国文学发展与中国社会产生如此震撼?

要解答这个问题,或许我们首先需要知道,“狂人”到底是谁。

事实上,“狂人”并非是一个真实的人,而是具有丰富内涵和多种指向的“符号人”。

在文中,“狂人”有着三层的指向。

第一层即是书面意义上的患有被迫害妄想症的精神病患者。

但显然,“狂人”不可能只是对于精神病的描写。

透过“狂人”的视角,鲁迅构造了一个既是现实,又非现实的含混世界,并且要撕下这平和的假面,露出其间满是蛆虫,鲜血淋漓的腐肉来。“鲁迅抛弃了善恶双方的冲突,而以一个个体不得不单独面对矛盾性的时代主题取而代之,从中谋求对庞大社会的怀疑和挑战。”

因此,“狂人”最重要的符号指向,还是在于其表层之下的指向,即是用“狂人”来代表,象征当时先觉的知识分子,这是第二层。

而更深层的,也就是第三层指向,便是那种与现实割裂的,苦闷,压抑的精神世界。

同鲁迅一样,那时的知识份子们所不得不去拥抱的是一个混乱、野蛮且残酷的世界。希望早已被绵延不绝的战争与饥饿所掩埋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光是在这样的世道里活下去就已精疲力竭,又怎么顾得上其他呢?

而那些来自西方的新东西们,不过是武力入侵的附加结果,它从一开始就与暴力紧密相连,身上折射出獠牙的冷光,光是直视它们便会勾起让人颤栗的梦魇。它们投下的不是新文明的曙光,而只是流着血的被侵犯的记忆。

他们害怕,因此他们所以为自己能寻找到的保全自身的唯一方法就是闭起耳朵,画地为牢,更进一步地去抱紧那些赖以生存几千年的“根”,且不问对错。

这些人被锁链锁着,却生怕锁链被打破,毕竟比起充满危险的未知,此时此刻,哪怕是自欺欺人的安宁,也要好得多。而其中不得不说,还糅杂了太多诸如仇视外敌的朴素民族情怀。一种分为执拗的决心与勇气促使人们极力排斥外来的一切,显出一种时代喜剧般凄苦的荒唐。

在严重的排外倾向之下,知识份子们越是努力,越是显得与整个社会格格不入,他们是被抛弃的那一方。对更为广泛的群众而言,他们就是“疯子”,处处透出新生资产阶级少爷们“何不食肉糜”的幼稚,而他们越是去思索,去争论就越是显得疯癫,不识体统。

他们就像文中的“狂人”那样同一位宾客争辩到:“向来如此,便对了?”末了只留得他们嗤笑。

“狂人”的狂躁正是来源这样一种个人精神和现实社会割裂后的矛盾冲突。而这一冲突在当时的知识分子身上的反应是最为具体而深刻的。

“狂人”作为一种意向其所代表的也正是这新生的知识分子群体。这一有着全新的思想,敢于反思现实社会并对现实提出质疑的群体。他们和大环境的相异,对落后的,对人性的扭曲抹杀的文化深感愤怒,又在将自己的思想进一步向普通民众推广而在获得大众理解的基础上革新社会思想,改变社会风气上举步维艰,从而倍感压抑,精神苦闷。

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虽然他们已经选择无所畏惧地站向了传统封建文化的对立面,但是面对中国即将去向何方的宏达命题,恐怕对于他们而言答案依然是朦胧而模糊的。

对那时的像鲁迅一样的知识分子而言,他们眼望着黑暗,期盼着黎明,然而对于中国的出路在哪里,即使将现在的一切全部拔除,中国又应该走向怎么样的方向,他们也是迷茫的。

不少人曾指出鲁迅的作品仅仅只是提出问题,讽刺问题,而无法给出问题的解决方法,是鲁迅作品的一种局限性。虽然,笔者认为作家写作作品的目的就在于发现和揭露问题,但是通过上述的观点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时的文人夹在落后与不确定的未来之间的不上不下的位置中,一种关于中国未来,关于“中国人”这一苦痛思考里的一种迷茫与尴尬。

同时,固然他们浸染着全新的更为开阔也更为清澈的思想的河流,目睹着现在的世界正在经历的着日新月异的变化,痛恨着藏在这个民族褪色的华袍下的猥琐,渴望着积极地拥抱更文明,更智慧的未来,然而他们却又发现在他们的脚踝上依然被无形的镣铐锁起。

他们从小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国家,生长在封建的家庭当中,那些为他们所痛恨的东西也曾对他们造成影响,并且现在也时刻包围着他们,而他们也还不能完全的抛却那些头脑中的影子。他们终究与这一片土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正如“狂人”在文中绝望的哀叹,作了“吃人者的兄弟”,即使消亡也依然是“吃人者的兄弟”。依凭自己的主观能力想同这一种包围中挣脱出来,与其割裂几乎毫无可能。但他们也无法重新退回到,并且也更不愿意社会的大部分之中而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遇当中。

而这也正是在这一份被大环境所压抑之下的尴尬的处境中,深感封建势力强大与自身力量弱小的,不被理解,力不从心之中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文化苦闷。

“狂人”看着众人的模样,只觉得好笑。他明白,“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办法遮掩,不敢直接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

悲哀的是,“狂人”固然以这一时的勇气将“吃人者”们镇住了,可最后他依然被锁了起来。这一份豪迈终究还是没能帮助他逃脱既定的命运。

对于那时的中国社会,鲁迅无意是失望的,即使说这失望里弥漫着绝望灰色的雾霾也不过分。他灰心犹豫,在面对当钱玄的约稿时,左右为难。

而最后,他选择做一个“狂人”。

毕竟只有这样一个无所畏惧的“狂人”才能打破那坚硬的铁笼子,发出最歇斯底里的呐喊。

时代选择了鲁迅,而鲁迅也选择了时代。

“狂人”既是鲁迅自己,也是千千万万先觉的知识份子们内心的缩影。

也是这样的一群“狂人”,终于让中国的天地换了一番模样

鲁迅狂人日记里面,狂人是为什么变疯的?他最终结局是什么?

狂人实际上并没有疯,只不过在其他愚昧的群众面前,他的所作所为让大家觉得他疯了。

他对于现在将被食于人的现实正在作出努力,他没有放弃去挖掘事实的真相并且作出分析,他不断想去改变,揭示自己的所见所闻。

狂人实际上是一个站在时代前列的反封建礼教、反封建家族制度的启蒙者。结果是被封建统治者迫害了。

  • 公共场所扮演疯子公共场所中不可或缺的角色:狂人的重要性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政务公开